慢性疼痛 /林耿立醫師2018/2月

急性疼痛如刀傷非本文著重範圍
本文將一些基本慢性疼痛原因,以及可能的機轉讓民眾知道。
慢性疼痛所帶來之失能、經濟損失,將是未來幾年醫學、社會問題,以及個人生活品質問題。慢性疼痛絕對不是簡單的打打針,吃止痛藥或是拉拉筋骨可以解決。

舉例來說,如你手指被割傷,神經傳導方向是向脊椎,然後大腦告知你右手第三根手指“很痛”。這條高速公路路徑非常清楚。像是高雄往台北的高鐵,中間只有停主要一站台中,然後就飛奔台北。一秒鐘內你的大腦已經知道高雄有問題了,再嚴重一點的,也許台中就先出手,讓肌肉收縮,也就是“反射”,避免大腦反應前,手指已經不保了。

但是,如果在一些慢性病慢性疼痛病患身上,這條高速高路路徑,就不是簡單一條單行道,他所牽涉到神經細胞之複雜,你可想像是一條雙向不規則道路,中間有一堆交流道(至少四種周圍和中樞神經)和一堆標誌(神經傳導物質)來調控。

急性疼痛的基本高速公路是去極化的輸入神經(Afferenct nerve,尤其是C Fiber type, 想像一下疼痛感覺神經叫C型的神經會將你的刀傷或是撞到桌角那種痛傳給大腦)到脊椎背部,在向上傳給大腦。簡單吧,中間除了簡單高速的道路外,還有一些也簡單的神經傳導物質,例如Substance P, 想像他是一種交流道的標誌,他可以跟連結高速道路,告知你的神經知道嚴重度等等。

但如是慢性疼痛,例如慢性關節炎,下背痛,坐骨神經痛,偏頭痛,筋膜肌肉痛。慢性經痛。以及其他讓人“不爽”的痛。那麼這個慢性痛就不是簡單的單程高速公路。他牽涉約五種以上的神經連結。中間的神經傳導物質包括有P物質,GABA,嗎啡受體,VSSCs, 第三型血清素。

簡單的比喻慢性疼痛會讓大腦感覺更痛,中間的溝通是雙向的,且這是一個不良的溝通,一個痛點還會因此擴大,增加更多痛點以及“移位的痛點”,或是加上憂鬱焦慮,而且不幸的是憂鬱焦慮跟慢性疼痛常常是共病。

台北榮總神經科研究慢性偏頭痛病人有40%合併憂鬱或是焦慮。

慢性疼痛不應是頭痛醫頭、腳痛醫腳。慢性疼痛他非單一局部的病,他是一個全身系統的病。舉例來說,偏頭痛不是只有頭痛,還會伴隨其他肢體疼痛,而慢性疼痛除了是(地方)失火,中央以及他的通訊全部都出問題了。

最後,如你有慢性疼痛的困擾,你可至精神專科診所,由精神專科醫師協助診斷確認,治療上除了藥物治療,另外輔助以專業心理治療,雙軌療程之下能讓你更能面對慢性疼痛帶來的考驗。

聯絡電話       02-8789-4477 或至 Line 生活圈:@hwc108 留言